您的位置: 山西信息港 > 生活

中国的2G网络退网这么难还不是由于分配制

发布时间:2019-05-14 22:21:24

ATT正式告别2G时代。近日,ATT官发布,称为了给新技术腾出频谱,ATT已于2017年1月1日停止为2G络提供服务。5年前,该公司已经规划在2017年停止2G服务。

基于2G络的用户、运用已经越来越少,相比之下,ATT在3G/4G的数据流量自2007年以来已经增长了2500倍。ATT计划,通过关闭2G络为包括5G在内的未来络技术释放更多频谱,并计划未来几个月内将这些频谱在4G络上进行重新利用。ATT的GSM络主要使用了850MHz频段,在该频段部署通信络可以为运营商大幅节省络建设费用。

将GSM的低频段频谱资源重耕用于4G络,也是全球运营商共同的诉求。在国内,中国电信(微博)、中国联通(微博)均已宣布了低频段频谱资源的重耕规划,将原本用于2G、3G络的资源用于4G建设以节省投资。

不过,与主流国际运营商不同的是,国外的频谱资源配置方式主要是拍卖制的市场化方式,但国内是分配制,1业内人士介绍:结果现在回收再分配愈来愈难,只能让运营商重耕。频谱资源配置方式的落后,是目前的核心问题。

2G退难

在国内,运营商从未公然谈及何时关闭2G络,但2G络的频谱重耕早已提上日程。

早在2015年底,就有山东联通络优化人员告诉:2G用户已很少,基本只有偏远的乡镇、山区还有部分用户,所以很多2G基站都停了,频谱资源也开始拿来做4G了。

2016年6月,工信部前后发文,批准中国联通在14个省市上进行900MHz部署4G络,批准中国电信在800MHz频段部署4G络。其中,中国联通的900MHz频谱原用于2G络。

其后,2016年12月,工信部发文《关于同意中国联合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调整部分频率用于LTE组的批复》,批准中国联通将2G、3G频谱资源用于4G络,调整中国联通900MHz、1800MHz、2100MHz用于4G组,并允许全国部署。同时,中国电信也宣布,将在2017年实现800MHz 4G络的全覆盖。

另外,中国移动(微博)在2015年底开始推动VoLTE建设、大幅推广低成本VoLTE终端,计划将VoLTE终端的价格直接从1500元左右降到399元,此举意在摆脱中国移动4G语音业务对2G络的依赖,据内部人士介绍:VoLTE建成以后,中国移动可以在2017年底完成绝大多数2G用户向4G迁徙。只要政策允许,随时可以2G退、重耕。

目前,中国移动拥有4G基站超过150万个,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则分别为86万、70万个。如果中国移动可以充分利用900MHz的数字红利,以更低的成本部署4G络,那么本就处于弱势的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与中国移动的差距将愈甚。也许出于平衡市场竞争格局的考虑,中国移动的2G络重耕迟迟未提上日程。

事实上,这类重耕的方式,已于监管的流程,上述业内人士介绍,完全符合监管的流程,应该是先关闭2G业务,然后国家回收当初分配给2G络的频谱,再进行重新分配,但如果这么做,2G肯定退不掉,因为三家运营商都不可能把手里的频谱还回来。这样会造成频谱资源的极大浪费,阻碍通信产业发展。所以,只能相互妥协、折中。

需要指出,由于2G络的技术缺陷致使伪基站欺骗高发,屡禁不绝。因此,业内对于关停2G络的呼声渐高。

分配方式改革

频谱分配的局限,在当初的700M上体现明显。

上世纪,国内的700MHz被分配给各省市县的广播电台,用于承载摹拟广播电视信号。其后,随着技术进步,模拟电视逐渐数字化,大部分700MHz频谱资源逐步闲置,700M的重新分配开始引发热议。2007年,国际电信联盟ITU重新计划700MHz,规划释放出一部分频率资源用于未来的移动通讯,故700MHz也被称为数字红利。

但是,模拟电视向数字电视转型的时间始终被不断拖延,目前已延至2020年。这也就意味着,5G商用时,700MHz仍将效率于本应淘汰的模拟电视业务。而根据广电体系规划,700MHz将用于建设视频传输络,虽然这并未得到监管部门许可,但试点已经稳步推动。

频谱资源的重要性谁都知道,从国家免费获得以后,没有人想再拿出来,都会以仍有用户在的名义继续掌握在手里,前述业内人士介绍:不只是广电,运营商在小灵通上也是如此,始终留着10M的频谱不想拿出来。本质上,这都是资源分配方式滞后带来的问题。

如今,这种问题正在制约NB-IoT的发展。

NB-IoT被视为电信行业的蓝海市场,爱立信、华为、诺基亚均已经推出相对成熟的NB-IoT解决方案,国内运营商也陆续启动了试点建设。但是,NB-IoT的频谱资源始终没有分配。

一位通信厂商人士告诉:目前,厂商的方案基本都是在900MHz部署,也就是现在的2G络上。但是,运营商都想在900MHz建4G络,不想用这么好的资源建设物联。事实上,虽然三大运营商集团均把万物互联视为核心战略,但据运营商内部人士介绍:运营商里面,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NB-IoT是什么,很难达成一致。

据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介绍:此前,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出过一个红头文件,将821MHz~824MHz规划为NB-IoT的上行,866MHz~869MHz计划为下行,不过不是分配给运营商,而是运营商去申请,基本申请就给批。

这类分配方式既避开了3大运营商的利益纠纷,又完成了支持NB-IoT发展的任务。但是,与900MHz的平滑升级不同,使用该频段需要重新建,所以,三家都不想要这个频段。

2016年8月,工信部发布了《国家无线电管理规划( 年)》,明确提出建立科学公道的频谱使用评估和频率回收机制,制定适合我国国情和市场环境、体现不同种别运用特征的频谱资源市场化策略和方案。其后,2016年11月25日,国务院首次修订已运行了23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线电管理条例》,将频谱的招标、拍卖方式列为分配方式之一。

从十三五计划来看,国家已开始启动频谱分配方式的改革,前述接近监管人士介绍:目前已经在讨论,5G时代尝试市场化方式改革,重新制定频谱资源的分配方式。

更年期月经不调怎么调
益母颗粒怎么喝
怎么判断月经过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