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狙击中信证券沽空SOHO地产中国浑水公司

2018-08-11 03:45:00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最近有一条消息,曾因“做空中概股”而闻名的美国知名调查机构“浑水公司”正在中国高薪招聘财经。这条消息,据说已经在中国财经圈里面传开了,报名者虽不多,但打探消息的人却不少。这说明,浑水公司在中国其实很有市场。

其实,如果这些财经知道,在中国也有这么一家类似“浑水”的公司存在的话,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愿意去趟那“美国的浑水”。

自从融转通试点的正式推行之后,中国股市已经改变了“只能单纯做多赚钱”的局面,也就说,股市下跌,也能让投资者赚到钱了。很多投资公司都注意到这一点,开始布局自己的“做空”版图。我们今天要说的这家投资公司--深圳光孚投资公司正是其中一家。他们公司的投资总监黄生,最近正因“做空”中信证券和SOHO地产,而声名鹊起。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半个月前,微博上一个自称“风雨下黄山-黄生的博”,忽然引发了市场强烈关注。原因无他,在8月13号这个微博公开承认自己“做空了中信证券”。而此前一天,中信证券出现暴跌,股价一度逼近跌停。这位原名叫做“黄生”的投资人,在微博中,解释了他为何做空中信证券的原因,他说,“中信证券收购里昂,光股权就要支付70多亿人民币等值美元……可见其资金多么紧张,加上估值过高,被做空大跌是必然的。”

因准确沽空“中信证券”,“黄生”名声大噪。他的微博粉丝一路飙升到23万多人次。粉丝中可谓大腕云集,如经济学家滕泰、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等,涉及资深投资人、券商研究员、公募基金人士、上市公司董秘甚至是财经公关公司老总各色人等。

此后,黄生又开始“沽空”在香港上市的soho地产。黄生在微博中写道,“soho中国的上半年净利润6.13亿,比去年同期下降65%,如果你以为仅下降这么多,那就错了,这6.13亿净利润中,3.8亿是靠投资的物业评估增值带来的,实际上真正净利润只有2.33亿,同比下降85%以上。”从此,黄生的公司就此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的浑水公司”。

据报道,黄生目前是深圳一家名叫光孚投资公司的投资总监,拥有6年银行投资部门工作经历,7年PE投资工作背景。这位北京大学毕业,主修经济法的文科生,到底是如何成为“中国浑水调查员”的?下面是对黄生的采访实录。

主持人:您现在在微博上名气非常响,大家习惯把您称为中国的浑水人士,您喜欢这个称呼吗?

黄生:首先要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和抬举,我过去一直有做空

,包括2010年股指期货一出来以及最早的融券做空,只不过因为是美国的浑水做空中国概念股出名以后,然后我又做空了一些中国的公司,大家就把这两者联系起来LED电源
,实际上我们做空要比浑水做空中国概念股时间要早得多。

主持人:您自己觉得和美国的浑水公司相比你们之间最大的不同在哪?

黄生:美国的浑水公司目前给我的感觉仅仅是做空。但是实际上我是一个价值投资者,我不但做空还做多,我喜欢做空那些被严重高估的公司,同时也喜欢买进严重被低估的公司,同时我也喜欢在债券和货币市场上进行买卖,不仅仅局限于股票。第二个还有就是浑水嘛,可能感觉用中国的成语来说就好像是浑水摸鱼,把这个市场搞得很浑,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我们跟他的这种理念有点不同,中国整个股市长期以来一直不大健康,存在了大量的欺诈、不诚信、损害投资者利益的行为,我们希望这种做空是一种市场化的监督体制和惩罚机制。在某种程度来说,我们是为了树立一种健康的投资理念,某种意义上说不是浑水是清水。把这个水搞清,因为中国市场的水太浑了,不需要搅混,应该把它净化一点。

主持人:你两战成名的事例,一个是中信证券一个是SOHO地产,想问问您当时是通过哪些资料来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的,是靠公开的信息判断的,还是说您这边会自己去搜集一手的调查信息?

黄生:都会有,公开信息为主,因为公开的信息本身就是公司自己发布的,这个发布的信息当中如果存在重大的错误或者偏差甚至先后逻辑的不一致矛盾的地方,就很容易成为攻击点。而且从他们自己公布出来的消息,他们就是没有办法反驳的,这一点是特别好。当然还有其他的途径,包括这个圈子里面,包括其他的一些途径过来的消息,往往没有经过公开的信息的这种详细的考验核实,我们会对付他一种非常谨慎的态度,甚至会有一些其他的一手资料,比如去实地的调查一下,看一下这家公司。

主持人:这个工作量应该来说是比较大的,中国这么多上市公司您现在目前这个团队的结构是怎么样的,有多少人?

黄生:我觉得其实是这样的,做投资不需要太多的人,关键是你每个人必须要非常全面的,首先要投资经验非常的丰富,他能力要全面,对于宏观经济、行业的判断、公司财务、法律、估值方面都要懂,非常的全面你才能把这个风险降到最低,你初期的把握获胜的可能性这种概率就越来越高,如果仅仅是一方面的我觉得很难把这个链条整合起来。我们也是在探索,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的理念都是各方面比较成熟的。我们这个团队大致有四五个人。没有具体的分工,给任何一个人,他都能够独挡一面。我觉得在投资方面要培养全面型的人才,就像其他的车辆冲洗平台
,首先你要懂估值、懂经济、懂行业,判断它处在哪个阶段,整个市场、整个行业以及还要懂整个公司非常微观的具体分析,还有懂估值。

主持人:有没有自己独到的方法对于怎么样调查或者分析的?

黄生:独到的一些调查分析方法,首先是最关键的就是它的公开信息的披露,第二个实地的调查,然后去将一些公开的信息所出现的一些矛盾的、逻辑不一致的地方经过实地的调查或者对比一分析进行排比。

主持人:您是否能透露一下您因为估空这些股票赚了多少钱呢?

黄生:这个问题非常隐私的问题,说实话,我个人的观念我始终对这个市场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保持敬畏。就是说我现在还有很多的空单现在都没有平,可能赚了一些钱也是账面上的利润,没有完全没有把平仓,确实赚的为数不少,在帐面上的。但是我们追求的这种价值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已,而且对于这个市场保持敬畏的心情,最后到最终的打完这场仗,我们都不能说自己赚了钱。

我是一个职业投资人,是以投资为生的,以投资为生不仅仅是靠估空还会买多,根据实际的情况进行调整,目前的一段时间肯定是以估空为主,估空个股。目前在大盘这样的格局之下,我仍认为很多个股还是被严重高估了。我们针对的不是大盘,从大盘的点数来说可能是处于一个较为低的点位,对于很多个股来说,大量的绩差股、垃圾股,市盈率和市净率都特别高,让它回归合理的价值的过程还是比较漫长的,这个时候肯定是很多个股是可以被做空的。

主持人:您方便透露您下一步准备动手的是哪个板块或者哪个行业这方面信息吗?

黄生:这是一个比较复杂,也很敏感的问题,因为毕竟提前公布了这种做空的思路往往是一种机会。其实我做空的不仅仅局限于哪个行业,只要严重被高估的公司存在财务欺诈或者不诚信,损害投资者利益的公司我都可能做空。但是从目前的中国的货币环境来说,因为随着热钱不停的流出,中国的货币环境越来越不乐观,那种债务率非常高的公司、资金需求量非常大的公司就很容易出现问题,比如说房地产企业,就很可能成为估空的对象。因为房地产企业一个是随着货币环境越来越不乐观,需要的资金密型的企业,资产负债率又特别高,资产容易出问题。第二个宏观调控随时也在加紧这一方面,对于这个行业的风险释放还没有完全的着陆,这个时候是一些高市净率的、高负债率的房地产公司就会成为做空的对象。

主持人:美国的浑水公司之前的时候一直在做空一些美国公司,这几年才开始对中国的一些上市公司重点关注,想问问您一直只是做国内的股市的投资圈的关注吗?有没有考虑比如美国上市公司有没有在您的关注范围之内,有没有可能性比如去估空一家美国的公司?

黄生:这有可能,我们去年也一直在盯着包括香港市场的股票、包括美国市场的股票我们都在盯,只要能够借到这个券我们都有可能做沽空ISO体系认证
,包括美国的一些高科技企业,我们也一直在盯,在香港的大的投行能够从高盛、摩根、瑞银能融到券我们也会去沽空,一样。

主持人:是不是这也就意味着在同样美国的市场或者国际的投资市场当中也同样存在就像您说的具有被沽空价值的企业?

黄生:有,也一样的,包括SOHO中国虽然业务也在中国内地,但实际上他是美国人控制的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