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女兵日记揭秘国军军用美军淘汰货

2018-11-02 11:48:19

女兵日记揭秘:国军军用美军淘汰货

今天起得很晚,浑身懒懒的又酸又痛,睁开眼睛见室内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便急忙穿好衣服。这时走廊上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我端起脸盆正要去洗漱,吴静文进来了。 “起来啦?快去洗脸,一会儿还要跑步、练声呢。”我赶紧跑进水房,草草洗漱完毕就跑到院子里。院子很小,还不足一个篮球场大。

二十几个人已经站好队说是站队却不整齐,东张西望,说说笑笑,连童子军也不如。我一走过去就成了众矢之的,男队员交头接耳、唧唧喳喳,是在对我评头品足。我已不像昨天那样紧张,不过依然不敢正眼看人。

吴静文把我拉到身边在一个处处感到陌生的新环境里,那怕有人朝你善意地笑笑,多跟你说句话,都会使你感到特别温暖和莫大安慰。我也对她笑笑,把身子紧紧地靠过去,老半天才肯放开她温湿的手。 的就是队副张绍德,面试时见过的,瘦高个儿,一脸的严肃,嘴上叼个哨子边跑边吹,队员们跟着他稀稀拉拉地绕着铁西广场跑。两圈下来人人气喘吁吁,都自动改成慢步走,只有张绍德还在前面一个劲儿地边跑边吹。

点击图片 进入下一页

跑步结束后回到院子里开始练声,一个皮肤黝黑、膀宽腰粗的人站在前面指挥,队员都叫他“曲大哥”。“啊啊啊”队员们跟着他把七个音阶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反复练唱,又唱了两首歌。我先是跟着哼哼,渐渐也能咬清字眼儿提高嗓门儿唱准调了。

早饭后没有活动就在房间里闲聊,不一会儿男队员也过来凑热闹。

吴静文说他们总爱往这边跑,女队员除非有事,不然谁都不过去。现在我已经能叫出他们的名字:韩德曾、于志强是我的“同榜”,还有吴安一、孔亮、徐伟和姜瑞田,他们都是从长春过来的老队员。听到动静,隔壁的女队员也呼啦啦地跑过来,她们是严凤、王亚芬、白萍、李芳芯和陶冶。队里的人几乎到齐了,挤了满满一屋子。

我的左右,一边坐着吴静文,一边坐着吴安一,他紧贴着我,连他的呼吸都能感觉到,叫人浑身不自在,身上像爬着许多小虫子,痒得难受,想挪开点儿,这面又紧挨着吴静文。房小人又多,捂着大棉袄,我就觉得浑身都在出汗,偷偷地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不想还是被吴静文看到了。

“怎么了,出这么多汗?”她掏出手绢塞给我,我胡乱地在脸上抹着,生怕被人看见。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笑着,我实在没心思细听,只盼快点儿散去。

“老孔,报考的人那么多,怎么就要了三个人?”吴安一问孔亮。

这也正是我的疑问,就听孔亮说:“政工队有固定编制,你也不是不知道。从长春过来时有几个人留守了,现在不得不补上嘛。”吴静文悄悄告诉我,队里还有一名女队员叫乔莹,因为怀孕待产就留在长春,没跟过来。又听孔亮接着说:“报名的人多很好嘛,可以优中选优。”

说到这儿他放低声音,“再说,报名的多报名费就多,”他伸手向上一指,“不是有赚头嘛。”韩德曾扯扯皱巴巴的棉袄袖子,一脸不悦地问:“不是说新×军全副美式装备吗?为啥给咱们穿这破玩意儿?”“什么美式装备?小老弟,那是旧皇历不能看了。新×军当年从大西南空运到东北,确实是全副美式装备,吃的、穿的、用的都是美国造,可如今唉,在吉林跟*一交手就损失了一个师。在座的有人可能不知道,咱们这个师原来是伪满洲国的

五莲花石材
回收内存
土壤重金属检测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