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摇滚藏獒上映一周郑钧站着被打成了马蜂窝

2019-03-12 01:13:12

近,郑钧总在各大媒体的头条出现。

7月8日,《摇滚藏獒》上映,传闻不断。六天之后,7月13日,郑钧作为创始人兼CEO的公司合音量交上了T榜开办3个月的答卷。

摇滚藏獒上映一周郑钧站着被打成了马蜂窝

在朝阳区一个剧场里,我见到了郑钧。他戴着墨镜遮掩黑眼圈,显得有些疲惫。尽管当天是合音量的颁奖活动,但们的焦点显然都还在《摇滚藏獒》上。提到这部电影,郑钧沉默了片刻:“把各种不利因素占齐了也是不容易,但团队还在努力。”

故事不错的《摇滚藏獒》为什么票房扑街?

“不是躺枪,是站着被人打成了马蜂窝。”郑钧这样总结《摇滚藏獒》的票房失利。

《摇滚藏獒》制作过程历时6年,投资额5000万美金(约合3.3亿人民币)。截至7月12日,上映五天的票房近3000万人民币。按照一般的票房分账比例,这部电影想要收回成本已经非常困难。

单从内容上看,这部片子的确是好莱坞工业体系下生产的合格产品。故事主线清晰,正邪分明,抖包袱的时间点几乎是掐着表算的,相当。坐在电影院的100分钟里,不会觉得难熬,也不会懊悔自己傻兮兮的为了所谓“情怀”买单。郑钧对这部电影的内容也相当满意,他很自信:“我觉得能打分吧。”《摇滚藏獒》的口碑确实不差,豆瓣评分达到6.8,超过同档期的《大鱼海棠》。知名影评人木卫二写道:虽然小藏獒从头蠢到尾,但居然挑不出太大毛病,流水线产品就是这么耐摔。

这部故事不赖,团队几乎全部来自好莱坞的作品为什么票房扑街呢?目前来看原因有二,分别是排片率低以及画风不够精致。

5%的排片量,从一开始就断绝了电影初期票房爆发的可能性。早在《摇滚藏獒》上映前三天,就有传言称,因万达院线与华谊兄弟之间存在矛盾,所以故意减少了排片量。而在《摇滚藏獒》上映首日,除了华谊与卢米埃影城给出的排片量较高之外,包括万达在内的其余影城每天只安排场放映。对此,郑钧在7月11日的微博上意味深长地写道:这真是一次漂亮的围剿,我们只是碰巧站在了战场中间。“当头一闷棍,我和华谊都没想到。”郑钧说,“这是近些年来一个罕见的打击。”不论排片率低是由于院线对于影片本身不看好,还是万达联合了其他院线有意封杀,目前票房难以突破已成定局。

而如果说排片量只是客观因素,那么画风不够精致就是许多人拒绝《摇滚藏獒》直观的原因。而和它同档期对垒,制作周期长达12年的《大鱼海棠》显然更精于此道。观众评论中许多人都评论其画风唯美,非常“宫崎骏”。而《摇滚藏獒》在动画人物的形象制作上显得多少有些粗糙,尤其是在看过《疯狂动物城》中对于动物毛发的细致刻画之后,落差显然存在。

“动画片里的可爱动物形象,就像商业片里的明星一样,是基础配备吧。”一位明确表示不会去看《摇滚藏獒》的朋友对我说。诚然,《摇滚藏獒》的内容不错,但远没有到可以忽略它初级画风的地步。

郑钧的首次“触电”就遭遇了各方面的打击。“原来除了做好内容之外,电影行业是有一个庞大的系统和游戏规则的,我还在努力适应。”这是郑钧交出电影答卷后的感言。

“办合音量是为了让热爱音乐的人能凭才华变现”

7月13日,在合音量T榜的颁奖礼上,郑钧终于回到了他的老本行——音乐。

颁奖礼上每位获奖音乐人的故事都和《摇滚藏獒》里的主角波弟类似:不顾父母的反对,为了音乐梦想只身来到大城市。面对拮据的生活和别人的白眼,他们仍然不愿意放弃。这似乎是每个寻梦路上的音乐人曾经或正在面对的现状,而郑钧希望改变它。

缺席乐坛六年,郑钧这次凭合音量创始人的身份重新回到大众视线。“全世界是我们个发明的这件事儿。”郑钧说,“其实我六年前就想干这件事儿,但当时没人看得懂,才先拍了《摇滚藏獒》。”

2015年,郑钧创办了合音量。对于他来说,这是基于热爱的一次创业。每月拿出一部分钱来奖励的唱作人,是为了让原创音乐人不再为了基本生活发愁。T榜自今年3月创办以来,累积发放奖金310万,征集作品6000余首。提到创办合音量和T榜的初衷,郑钧说:“我没想得特别高尚,我就是喜欢听音乐,没有好的音乐我会很生气,我也不想让大家永远听10年前的老歌。”

T榜一季度的得主饶威,曾经是2013年快乐男声选秀的第七名,但这个经历对于他歌手生涯的加持非常有限。在这个选秀歌手像韭菜,一茬割掉还有下一茬的时代里,观众还来不及记住歌手的名字,下一波选秀就又来了。“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发了新专辑《微笑抑郁症》,发了之后我觉得自己真要抑郁症了。”饶威坦言,“买的人太少了。”能坚持到今天,也是合音量和T榜的奖金给了他在舞台上继续唱歌的机会。

“人生挺短的,所以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很重要,不然人和其他动物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吃、睡、繁衍后代,然后等死。”郑钧说,“我干这些事儿都是因为热爱,所以我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对于未来的打算,郑钧想得很简单:“除了是合音量创始人之外,我现在还是一个职业歌手,想先把新专辑剩下的三首歌录完。”郑钧会像《热爱》里唱得那样,一直走,到欢声驱散愁容,到心中郁郁葱葱,然后以自己为荣。

如果你是创业公司想求报道,(请猛戳这里)只要你们对产业正在产生影响、或未来可能有颠覆效应,就都是我们的关注对象——无论大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