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知识的边界互联时代所有确定性都连根拔起知

2019-03-05 18:50:58

互联时代知识的形态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也许知乎社区的发展就是一个较好的回答,当然这之前,我们也曾通过百度知道、新浪爱问等产品获取着有针对性的、碎片化的知识。

《知识的边界》一书立足于大数据时代的如今反思知识结构的演变,通过这样的回顾,我们会发现,随着科技的进步,改变的不仅是知识的广度、容量和获取方式,甚至连知识的定义都已经不同于我们固有的观念,而这些改变的发生,

知识的边界互联时代所有确定性都连根拔起知

我们几乎全然不知。

今天挑选的章节中,作者将我们熟悉的达尔文的研究方式与今天我们广泛使用的知识社区进行比较,我们可以看见,知识从“对细微、持久的事实的发现”变成了“足够多的用户信息”的集合,发现和产生知识的过程从“在某一理论支持下的假设、观察、证实”变成了“不需要特定的理论”而“只有统计相关性”,知识的边界从“针对某一问题”走向了“不设限”的未来。

如果你不只想埋头读书、汲取尽量多的信息,还想重整知识体系,做到心里有数,这本书值得一读。

在互联的引领下,知识现在已经具有了社交性,流动且开放。温伯格向我们展示了这些特点如何可以为我们所用。

——马克•贝尼奥夫(云计算之父,著有《云攻略》)

作者:

戴维·温伯格(David Weinberger)

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与社会中心的研究员,长年为《连线》、《纽约时报》和《哈佛商业评论》等出版机构供稿,还经常担任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时事纵览》节目的特约评论员。作为营销顾问,他曾为多家《财富》500强公司、传媒企业和诸多创意独具的新创公司服务,还曾经担任霍华德迪安(HowardDean)总统选举团队的高级互联顾问。

著有《小块松散组合》、《世界如此多姿多彩》、《新数字秩序的革命》,并与他人合著国际畅销书《市场就是谈话》。

达尔文的事实

在19世纪50年代,美国作家亨利·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发现一只他从未见过的小鸟在“轻轻拍打着沉重的翅膀低空飞过”。当小鸟飞过他的头顶时,梭罗在鸟的翅膀底下发现两个点,然后意识到这是一种鸥。“发现一个新的自然事实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梭罗像鸟一样叽喳叫。一个新的事实被发现了:这只特别的鸟原来是只鸥。梭罗的事实是事实的基本形式:某个“此”是一种“彼”。

但是梭罗对那只鸟的识别并不是那种能推动知识进步的事实。它并没有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