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斯人已逝化仙鹤

2018-09-14 09:50:03

惊悉沈树根沈老驾鹤仙去的消息,呆了半天,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在泪眼婆娑的朦胧之中,一个高大硕壮的老人形象栩栩如生地叠印在一起,耳边也充溢着那诸暨硬汉爽朗的笑声,仿佛沈老就站在我的面前,操着他特有的大噪门对着我笑着说着,慈祥,友善,又激情洋溢,充满着青春活力。

沈老,是上虞的“闻人”,无论老少,都对他敬佩有加。而于我,对他最深的印象,那是缘于一则新闻。记得当初联丰玻璃钢厂厂长蒋梦兰出访朝鲜,在志愿军的纪念馆中看到了一尊铜像,明明白白地写着“一级战斗英雄沈树根”,不由得大声惊叫:这位英雄不就是我们上虞的沈树根吗?经过证实,抗美援朝的英雄再次跃出沉静的历史,星光闪烁地耀入人们的视线。而后,时时有他的新闻出现在报端,有他的老战友找到上虞与他聚会,他牵头成立老党员基金,他帮助困难山区发展经济,他资助家庭困难的学子……因工作关系,我常常作为第一读者,时时为他的举动而感叹,敬佩之心在一则则的报道中升腾累积,他的形象,越来越鲜明,越来越生动,越来越高大。

虽然在不经意间常能遇到他,他也知道我,但只是一种泛泛之交,毕竟,他是一位英雄;毕竟,他是一位父执;毕竟,他是一位长者,但即使是如此的泛泛之交,他也从来不摆什么架子,总是端着一只酒杯,慈慈祥祥地笑着:“小伙子,你喝光,我也喝光。”而且总是自己先猛地端起酒杯来,一口抿下,并把酒杯来个底朝天,展示给你看。走在路上,遇到了,他是忙不迭地摸出烟来,首先递给你,又亲亲热热地拉上几句家常。他的平实、真诚、热情,在每一个细节,都能展露无遗,使你如沐春风,如拥温馨,他天生具有一种万有胶的粘性,使你再也不能离开他,只想与他一样,畅开胸怀,旁若无人地大声笑、大声说。

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则是在2005年。当时,老干部局的陈局长找上门来,说是全国要评一个老有所为的先进,他们挑中了沈老,但组织的材料不是十分中意,不但老干部局不中意,而且沈老自己也不中意,想请我来帮助润色润色。我对沈老心仪已久,总想有更深一步的交往,现在机会来了,正中下怀。于是,在陈局长的牵头下,沈老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泡上一杯茶,两人侃侃而谈。当然,他是一个健谈者,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只是他在说,讲自己过去在朝鲜的烽火岁月,“那可真是炮弹壳里滚出来的,到处是弹片,嗖嗖地飞,愣不防便朝你飞过来了……”一下子把我们拉到了那个峥嵘的年代,也不由让我想起了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想起了那个《奇袭白虎团》,想起了《英雄女儿》,想起了王成的震憾一跳,想起了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色,但想来与对面坐着的陈局长一样,满脸全写着敬佩和仰慕。他也谈起了自己许多退休后的事件,深入学校讲革命传统教育,深入山区帮助发展经济,深入企业发动组织老党员基金……他讲得最多的是两个字——珍惜,珍惜老一辈打下的大好江山,珍惜现今发展的大好形势,珍惜自己,珍惜工作……我相信,他的珍惜,并非心血来潮的泛泛而谈,而是自己数十年人生阅历的切身感悟。

我从未有那样的文思潮涌,当天晚上就把他申报全国“老有所为”先进个人的材料组织好,第二天便交给到他的手中。他认真地看了一遍,笑着说:“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样子。”当天中午大家便一起吃饭。席间,他又是娓娓道来,大嗓门响彻在周遭边,惹得几个服务也笑吟吟地站在一边听他讲,甚至忘记了端菜倒酒。也不知如何说起的,他说对老婆要善当“枕头”,体贴入微,关怀呵护。以后,每次遇到我,便是以“枕头”相称,再也不称呼其他的。而我呢,则是老大不尊,也称他为“老枕头”,即使当着沈师母的面,也是称他为“老枕头”。

以后的日子里,只要听到他在,我总是忍不住到他那儿去,敬上一杯酒。即使与他的儿子遇到一块儿,总也是把话题扯到他的身上,问一下身体情况。记得有一次,一起到盖北,我们不期而遇,说得很高兴,喝得也很高兴。因为有事,我先走了。第二次得到一个消息,说是他不留心摔了一跤,把腿骨摔断了。我很内疚,马上打电话过去,表示慰问,表示歉意,他照旧亮着他独特的大嗓门:“没事,没事,以后还是要这样喝!”直到看到他健步如飞在穿梭在大街小巷,心中的愧疚才稍微减退了一些。

一声噩耗传来,我立即愣在当场,一时回不过神来。几天前还是看到过他,健朗的身板挺得笔直,爽朗的笑声极度感染人,还是那样的健谈,那样的开心……但说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深深的震惊之余,托朋友送去了花圈,但小小花圈总不能表述无限的哀思,只能以精陋的文字,掬上一腔怀念,为仙逝的沈老送上一阵:沈老,走好,你这样的好人,上帝必然会垂顾的,用隆隆重重的仪仗,一直把你迎进天堂!

羽毛拍图片
国家海岸·保利海棠图片
高纯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