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山西信息港 > 时尚

机器人产业这么热投资人还在观望为哪般

发布时间:2019-03-28 20:16:32

处于婴儿期的中国机器人产业,热血涌动。对合理的政府扶持和充足的资金“补血”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政府不可盲目。”11月24日,重庆市永川区委副书记王志杰在2015世界机器人大会上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在机器人领域存在较为严重的无效投资,应该改进各级政府科技创新及产业扶持资金的投入方式,把钱投给产业化程度更高的企业。

永川区是重庆市规划的“机器人及智能装备综合示范区”,重点发展机器人、数控机床和增材制造装备的研发、调试、制造、服务等全产业链,目前已引入深圳固高、广州数控、哈工大机器人等80家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企业,预计2020年实现产值200亿元以上。但是,这一产值在国内众多机器人产业园对外宣称的数字中并不是的。

中国已有30多个各级地方政府主导建设机器人产业园。“政府在引导当地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发展时,不能简单地引入某个项目或产业,建一个简单的组装工厂就称之为产业园,要着力打造良好的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生态圈。”王志杰认为,这一生态圈应当从市场需求、产业氛围、人才培养、区位及综合环境、创新创业平台、公共服务等多维度切入。

王志杰表示,中国已有4000多家在册机器人企业,因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机器人产业已经出现泡沫。“机器人产业刚刚起步,没有过热,是出现结构问题,这需要政府的良性引导。”王志杰说。

一个业内共识是,政府应当厘清自身与市场的边界。“政府不能什么都包办。”芜湖市政府副秘书长张东说,“该是市场的,就得还给市场,否则就要成为产业发展的阻力。”

在政府有所“收敛”的基础上,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技术是中国机器人产业面临的短板,核心零部件尚不能实现批量国产化、制造成本过高;上下游衔接不够完善。此次参会的政府人士和业界人士一致认为,政府应构建区域共性技术平台,集中精力突破机器人核心技术,建立检测、检验平台,提高国产机器人的技术可靠性。

由于前期投入大,且难以快速实现盈利,中国机器人企业普遍面临资金缺乏、融资艰难的困境。

“相比工业机器人,国内金融机构更多关注的是服务机器人,但投的钱也很少,普遍一家几千万,目前还没看到有较大额度的投资。”全国金融青联委员、光大金控资产管理公司法律合规部总经理戴益聪告诉界面,国内主要是私募在投资机器人产业,“一般得有产业合作方,才会考虑投资。绝大多数的机器人公司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不足以支撑很高的估值,所以很难拿到融资。”

戴益聪表示,尽管机器人产业前景光明,资本对其却多持观望状态。主要原因是机器人行业存在较高风险,见效周期很长,“很可能对某个项目砸了很多钱,结果某项关键技术突然有一天突飞猛进,这个项目就可能变得毫无价。”他说。

产业规模小,国内机器人公司无法直接上市融资,多数通过其他渠道进行融资。

戴益聪说,企业早期可以通过高校院所的项目资金、政府引导基金和社会资本,促进科技成果尽快转化落地。有一定市场后则进入私募阶段,注入产业资本。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三大国内络巨头,及Google等都在向机器人产业延伸,借助已有的商业模式、稳定的客户群体、大数据、云服务和广泛的商业应用场景相结合,让机器人扩展成为应用面更广的全新商业模式。

他建议,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可以选择新三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战略新兴板等上市。“进入这些板块,你的故事会让更多人听到,让更多相信你的人为你的梦想买单。”戴益聪说。

中信建投证券董事总经理、新三板业务负责人李旭东说,新三板现已异常火爆,今年已挂牌了2400多家公司,年底将突破5000家。

“新三板的特点是面向机构投资者,高投资、低准入,实施注册制,审核非常快,两三个月即可挂牌,新三板为初具产业规模的公司,提供了一个便捷、成本的与资本对接的渠道。”李旭东说,机器人公司绝大部分选择入驻新三板。

除新三板外,机器人公司还可以通过科创板、股权众筹、互联金融,以及融资租赁等多种渠道获得资金。

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50人论坛副秘书长周代数称,在江苏苏州、无锡、常州,广东中山、深圳等地做的一个调研显示,有融资租赁需求的工业机器人企业高达46%。

作为家机器人租赁公司,重庆两江机器人融资租赁公司成立于去年9月底。“相比于上市、私募等融资方式,融资租赁更接地气。”该公司总经理黄健华称,站在厂商的角度可以扩大销售,站在客户的角度则可以分期付款。

机器人产业这么热投资人还在观望为哪般

融资租赁与设备销售相结合的方式在欧美成熟市场已很常见,在中国却还很少。

“大家还是那套老旧思维,总是想着卖产品。”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何融峰称,在市场多持怀疑、观望,甚至不看好的态度时,机器人企业应该主动将卖产品变为卖服务,比如将机器人产品免费给客户使用,只按小时或工作量收费,以这样的方式培育市场。

“过去三年,我们总共服务了250多家企业,95%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租赁投放不到50亿元,但却撬动了40多亿元的股权投资,10多亿元的信贷资金。”何融峰说。

尽管有多种融资方式选择,在科技部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投资研究所所长郭戎看来,机器人产业当前基本的资金来源还是国家财政投入。

“国家财政投入使得很多性价比不够合理的技术,在经济上变得可行。”郭戎介绍,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今年开始运作,通过风险投资引导机制和银行贷款风险补偿机制,促进金融机构加大对高精尖技术领域的支持和成果转化。

税收政策倾斜,是业界的另一个强烈呼吁。安徽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总经理许礼进希望,政府对国产机器人产业应采取普惠的税收政策,对国产机器人零部件、整机和集成应用企业进行税收支持。

“目前对焊接机器人、搬运机器人等机器人征收进口关税,但国外机器人厂家通过申报多功能机器人规避了整机关税。”许礼进建议,政府应出台机器人整机进口关税政策,避免国外机器人品牌钻政策漏洞,并继续给予出口退税政策,鼓励国产机器人品牌开拓国际市场。

对于使用国产机器人的企业和集成商,许礼进建议给予合同额10%-20%的补贴,对于采购国产首台工业机器人的企业,通过专项支持资金给予扶持政策,个体用户,则可以进行融资贴息贷款购买机器人。

各项扶持政策的公平有效落实,对国内机器人市场秩序规范要求将会更高。许礼进认为,政府应尽快完善机器人相关国家标准,使国内机器人市场规范化,良性化运作,防止一些企业为了享受政府补贴而不惜以次充好,扰乱国产机器人市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