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电 话(外一则)

2018-09-14 17:11:20

电 话(外一则)

电 话(外一则)

□  杨国峰

儿子在外打工,临走时用一个玻璃缸喂了几条泥鳅,吩咐老爸好好侍弄,他三岁的儿子萌萌喜欢这些小生灵,把泥鳅伺弄好就等于把萌萌侍弄好了。于是爹再忙,也忘不了按时给泥鳅换清水,隔天打一个鸡蛋喂泥鳅。

喂,是老爸吗?儿子打来电话。是我,是老爸呢。爹连忙应着,话筒铁紧地贴住耳朵。泥鳅怎么样?萌萌怎么样?儿子照样是一问泥鳅二问萌萌。泥鳅肥着呢,萌萌也像泥鳅一样肥壮一样活泼,放心吧。爹边说话边习惯性地点头,脸上一直漾着笑意。

那头再没声息,爹不愿放下话筒,还想听儿子说点什么。但儿子一句我忙,话筒就变成了嘟嘟嘟的忙音。爹兀自看看话筒,唏嘘一声。

三年后,儿子回家过年。

爹没像往常一样,老早就站在大门口迎接他这个从千里归来的儿子,倒是娘把萌萌抱在怀里在门口恭候他。儿子乐了,大声说,爹您没说假话,泥鳅和萌萌一样肥壮活泼。娘阴着脸说,看完儿子和泥鳅该看看爹吧。儿子打个怔,就一头拱进房里。爹躺在床上,一张脸寡瘦。娘说,这泥鳅不好喂养,一到冬天就冻死了,前几天你爹下到冷冰冰的水田里捉泥鳅,冻出病来了。

儿子又发一回怔。

儿子把一碗汤送到爹嘴边,老爸,喝了吧,这是一碗泥鳅汤,补身子呢。

后来儿子就把萌萌带走了,爹说你把电话也拆了吧,这电话占地方。

深圳铝基板
嘉兴平湖市品牌地产房价
金丝枣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